当前位置:首页 >> 专家论坛 >> 正文

没有劳动的乡村生活,就是“向往的生活”吗?

2020-06-29 09: 17    来源:农民日报    作者:巩淑云

近日,慢综艺鼻祖《向往的生活》第四季播出了,通过观众对这几季的评分走向来看,这档节目还是比较受欢迎的,但是也有衰颓的趋势。

乡村里的慢场景、慢人际关系营造的“慢生活”,让观众们“同感”为向往的生活,这是节目受欢迎的原因。节目选择偏远但是美丽的山村里的一个农家——“蘑菇屋”为录制场地,蘑菇屋装修得像一家高级民宿,院里有花有草,周边有种植品种多样的农田,家里还养着鸡鸭牛羊等。自给自足的生活、美丽的自然环境,营造出一种“诗和远方”的氛围。这种氛围符合当下众多年轻人对“慢生活”的向往。

2017年初第一季播出时,节目的《前传》道出了这档综艺出现的背景:“中国城市化发展迅速,10年间城市人口平均每年增长2096万人。但除了发展增速以外,城市同样还带来了压力、浮躁、焦虑这些名词。”当时整个节目的设定就是给观众一种“久在樊笼里,复得返自然”的感受。因为这种设定符合当下很多年轻人的心态,所以李子柒的火爆、同类慢生活综艺如《哈哈农夫》等的出现,都可以在这个逻辑上得到解释。

除了“慢”的场景,这个节目还有“慢”的人。节目里的常驻嘉宾是有些严厉、做饭拿手的黄磊,温柔、会照顾人的何炅和年龄较小的几位明星。来的飞行嘉宾会提前点菜,为了一顿吃的大家一起忙碌一整天。就像两位嘉宾说的,“起来做早饭,做完早饭做中饭。你看这时间差不多要做晚饭了。”“这辈子忙活的就是口饭。”人与人之间与世无争、简单舒适的关系场在饭前饭后、喝茶聊天中呈现出来。当然,很多观众喜欢它兴许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原因,爱看的就是明星们在日常生活中真实的一面,或者表演得很真实的一面。

然而,从第三季开始,节目里对乡村生活向往的氛围逐渐褪去,劳动得食的场景慢慢减少,相比之下对明星作品宣传增多、常驻嘉宾和飞行嘉宾间老朋友的关系减少。在逐渐抽空这档节目的内核后,观众有些为这档节目担忧,甚至怀疑它是否能逃过“综N代魔咒”——很多现象级的综艺节目在N季(这个N的大概率是3)之后,市场表现都会走向疲软。

第四季《先导片》说这个节目是个美食节目、生活体验类节目、萌宠节目、游戏节目、老友记,但是不再提这个节目是远离城市到乡村去生活的节目,这让人感到这档节目开始远离自己的“初心”。而且常驻嘉宾的设置越来越像城市核心家庭模式——父母,一儿一女和几条狗。从第一季的主题曲《农夫渔夫》到第三季《平凡的一天》的选择上,也能看出这种乡村元素逐渐淡去的微妙变化:前者唱的是“每一个早晨我耕耘在绿野田园,每一个黄昏我守望在乡间的麦田”,后者变成了“生活可以不那么复杂,就这样虚度着年华、没牵挂”。

除了乡村与城市对比元素的减少,还有就是节目中对劳动的弱化。谈论这个节目,绕不过去的是它对韩国综艺《三时三餐》的模仿。除了场景和“人设”,一个很重要的情节设置是嘉宾要到田间地头、河边池塘去劳动,才能获得自己的食物,也才能通过食物向节目组换取比较高级或奢侈的食材,当然这也是让飞行嘉宾有事可做、提高在节目里的参与感的设置。第一季是能够感受到“模仿”的精髓的:嘉宾吃的食物比较朴素,而且山里采摘的食物居多,并且摘了一整季的玉米。但是到第三季之后,食物变得非常充足,去市场也比较自由,嘉宾的劳动变得敷衍和具有表演性。不劳动就能吃到黄大厨的美食,这种生活当然值得向往!但是于节目而言,这就变成了一档纯粹的美食节目,劳动本身带来的嘉宾间的参与感和互动性都大大降低,传递的生活价值也变得肤浅。

另外,不论是从生活角度还是从人际关系的角度,乡村本是个相对自足的空间。但是这档节目随着嘉宾的流量化,开始满足于流量而忽略了常驻嘉宾和飞行嘉宾之间的互动关系。饭前饭后的聊天喝茶中的自然与舒适是节目传递的氛围,这得益于他们之间的熟悉。但是很多期只能靠游戏、尬聊来支撑,再加上劳动的时间减少,因此让嘉宾挤在一个房间里显得非常尴尬。

乡村体验型的慢综艺的核心是乡村与劳动,失去了这个内核,它的生命力也会丧失。抛开综艺节目而言,任何对乡村生活那种纯粹世外桃源、不劳动而得食的向往,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。

编辑:姚朝晖